鼓樓區南京大學附屬中學歡迎您!
   2482
找回密碼 | 設爲首頁 | 加入收藏
·祈福和平 共望明朝   ·有關“一師一優課、一課一名   ·西甯南川西路中學領導、教師   ·“一師一優課”曬課活動培訓  
景觀聯賞析
發表日期: 2018/5/2 16:06:02作者:謝建平  訪問量:4219

景觀聯賞析

 

  景觀聯有山嶺岩洞、關山峽谷、川流湖澤、池譚井泉、島嶼城寨、宮苑故居、莊園別墅、殿堂樓閣、亭榭軒齋、台壇橋梁、碑塔牌坊、村莊街道及通用等類別。

 

1.南京玄武湖聯

“潋滟碧波拍岸,五洲煙水;逶迤芳草環堤,十裏春風。”

這副題玄武湖聯形象生動地道出了玄武湖的絕美風光。玄武湖古名桑泊,至今已有一千五百多年,湖中分布有五塊綠洲,五洲之間,橋堤相通,別具其勝。湖邊楊柳輕垂,湖面廣種荷花,當夏秋兩季,水碧柳青,紅荷掩映,滿湖清香,煞是迷人。煙雨霏霏江草齊,六朝如夢鳥空啼。無情最是台城柳,依舊煙籠十裏堤。這是晚唐著名詩人韋莊憑吊六朝遺迹時寫下的名詩。這十裏長堤如今就在南京玄武湖畔。曆史上還沒有哪條湖像南京玄武湖這般曆經滄桑、飽受劫難,幾度消失、又幾度艱難地重現。玄武湖,從前的皇家園林,現在的市民公園,如鳳凰浴火般地重生!讀此詩,直可黯然銷魂也!可以說,一帶玄武湖,半部六朝史!

 

“神仙排雲出;山林隱遁棲。”

從玄武門,過翠紅堤,步入一條形如玉環的陸地,這就是環洲。環洲兩側廣植垂柳,微風吹拂,細柳依依,宛如煙雲舒卷,故有“環洲煙柳”之稱。沿堤北行,小山坡上東晉著名學者郭璞的衣冠冢尚在,名“郭璞墩”。這副楹聯镌刻在郭璞紀念館大門。郭璞其人,既是文學家和訓诂學家,又是道學術數家和風水大師,後兩種身份尤其爲世俗喜聞樂見,有故事有傳奇。這幅楹聯,分別出自郭璞《遊仙詩》中的集句。若以現今的眼光來評測,這副聯自然是不大合乎格律的,但也算是切人切事,聯想到郭璞對陰陽蔔卦的精通以及最後的冤死,豈無感乎!但見遊客往來紛紛,不知有幾人讀懂,幾人悟徹?

 

“白下有山皆繞郭;苑中無處不飛花。”

櫻洲位于環洲的溫暖懷抱中,每年三四月,洲上櫻花飛舞輕揚,長廊九曲回環,遊人信步綠濤花海,飄飄然如入仙境。櫻洲有一處賞荷亭,此聯是汪繼光先生所題,還有一聯“荷花夏送一湖水;柳霧春籠十裏堤”,美景曆曆如在眼前,讀聯令人心醉神馳也!

 

“渺渺幾千年,誰想那梁園風流,潮溝浪迹?

盈盈余一水,我愛此菰蒲煙雨,楊柳樓台。”

梁洲是五洲痔揰辟最早、風景最佳地,曾爲昭明太子編《文選》讀書處,至今猶有“莫愁傳世爭顔色,怎及昭明文字香”的評說。坐落于梁洲西端的湖神廟,始建于明朝,當時是存儲全國戶籍和各地賦稅全書的黃冊庫,是世界檔案史上的一大奇迹,但由此也成爲了皇家禁地,隔絕塵世200多年。這副錢福臻所撰聯,飄逸曼妙。其它幾副題湖神廟聯也是各擅千秋!“世外原無衆香國;花陰真是小華胥”,查仁宗集句聯雍容典雅;“四十裏境隔紅塵,暇日偶來遊,正當蒲戰荷喧,天地蒼茫入風雨;數百年靈徵玄武,今朝差解事,俄見煙消雲斂,湖山佳麗媚春秋”,吳汝倫聯曠達疏朗;“對崔巍古堞,憑吊南朝,有平湖清梵,野寺疏鍾,勝迹易銷魂,歎紛紛棋局掀翻,都付與流水聲中,夕陽影裏;趁閑散工夫,來遊東郭,聽蓮外漁歌,蘆邊樵唱,群情差解意,把處處山林喚醒,齊送到穿林軟翠,涉浦寒青”,周維藩長聯懷古歎今,別有一翻滋味在心頭。

 

“甚繁華六代莫須提,望無邊煙水,渾隔絕石城冠蓋,金屋笙歌,便看物換星移,覺島嶼潆洄,總不教鐵板銅琶,拍入江東坡老曲;

盡消受一官權當隱,笑隨分經綸,但檢點花柳榮枯,漁樵作息,卻喜清溪紅樹,任車裘去住,也算是閑雲野鶴,遊來世外武陵源。”

梁洲北端覽勝樓,名家題聯亦多。單之珩此聯真說盡六朝繁華星雲散,慨歎那物是人非時光遠,暮然回首時,依然山川有意山水如歌。同單之珩才子手筆不同,辛亥將軍李烈鈞想到的卻是另一番景象,其聯自然帶有點武夫氣度:居安思危,勵精圖治;盤遊有度,好樂無荒。

 

“放春草淒淒,空余後湖月;離宮沒古丘,波上歎洲瀛。”

觀翠洲,賞菱洲,一路行,滿眼山色湖光。然而,誰會想到曆史砷e浜袛荡尾煌问降摹跋А蹦兀康谝淮危逦牡蹨缒详愊铝钜钠侥暇┏牵浜惶顜装倌辏坏诙危彼瓮醢彩皬U湖還田”,玄武湖又消失了幾百年。此聯正是這一段悲怆曆史的寫照。

 

“蠻觸相爭,六代繁華成夢幻;風雲共濟,九州兵甲化鋤犁。”

攜曆史而前行,沿明城牆暇Gǔ桥f址沿湖向東,臨水而建有一座六朝風格、雄偉壯麗的仿古建築台,即古閱武台。據史書載:古玄武湖“北至紅山,西限盧龍”,面積是現在的三倍多,是古代水軍操練和閱武之地,始于東吳,盛于南朝陳,所以,玄武湖亦稱練湖、習武湖,後湖,昆明湖等。其中,玄武湖最大規模的閱武發生在南朝陳太建十一年,是年八月,宣帝陳顼閱軍湖上,桅樯林立,旌旗蔽日,鼓角震天,雄兵十萬,樓艦五百,雄偉壯觀。後詩歎曰:“五百樓船十萬兵,登高閱武陣雲生。定知戰艦橫瓜步,應有軍牙擁石城。湖上秋空絲竹會,江頭潮湧鼓颦聲”。在古閱武台楹柱上,刻有俞律先生撰寫的這一副精辟美妙的對聯:“蠻觸相爭,六代繁華成夢幻;風雲共濟,九州兵甲化鋤犁。幾分悲惋,幾分歎息,幾分滄桑與感慨盡在聯中矣。古閱武台正面聯更加不凡,“三百年方策猶存,剩凫渚鷗汀,時有雲煙入圖畫;四十裏昆明依舊,聽菱歌漁唱,不須鼓角演樓船",這是清著名聯家薛時雨所撰,當代著名書法家言恭達書寫,珠聯璧合大手筆爲湖山增色耳!靜立閱武台上,清風徐來,看煙波浩渺,周圍古城牆滄桑凝重,西側雞鳴寺莊嚴古樸,遠處高樓林立,更有紫峰大廈高聳雲天,曆史與現實交織在一起,在此融彙、激蕩!這一座皇家園林,曾留暇G嗟墓适拢嗟臍U息。玄武湖,她承載著南京的過去,書寫著南京的今天,也寄托著南京明天的夢想!此刻的她,正明媚在江南的夢鄉裏!

 

2.南京莫愁湖聯

“欲挽春光,兩岸柳條青袅袅;能消夏暑,一湖蓮葉綠田田。”

南京莫愁湖又名石城湖,古稱橫塘,是一個有著1500年曆史的江南古典名園。有“金陵第一名勝”之美譽。相傳洛陽少女莫愁嫁江東盧氏後居于湖畔,因而得名。此地有郁金堂、曾公閣、勝棋樓、湖心亭等名勝,端的是一湖煙水,六代芳華。

莫愁湖景致之美,在一春一夏。春季繁花似錦,夏日翠蓋淩波,畫意詩情,引人入勝。

此聯寫春日的莫愁湖,楊柳依人,袅袅映日,自有一種妩媚的柔情和綿缈的幽思;夏日的莫愁湖,荷葉田田,涼風習習,更添一種浩蕩的風月與無限的清涼。春之柔媚與夏之清和在這副如畫一般的聯語裏相映成景,足以令人盡情地流連于此,樂而忘返。

 

“今古萬斛愁,得五千斛是奇才,欲喚莫愁一消遣;聖賢幾杯酒,飲三百杯爲豪士,聊憑此酒共登臨。”

除了醉人的美景,莫愁湖尤其令人蕩魄銷魂的是萦繞于一湖煙水之際的英雄氣、美人魂。千百年來的興衰成敗、愛恨情仇,都借這一湖煙水消磨殆盡。只留下無盡的往事,成爲人們優遊之余、茶余飯後的閑話。最讓人津津樂道的是勝棋樓君臣對弈的故事,以此爲題材的聯語很多。當然也有名爲勝棋樓題聯而又跳出這一題材的。此聯就是一例,甚是豪邁。不提棋局,摒棄輸贏,雖然主題是前人唱爛了的借酒消愁的老調,卻是消的豪氣,消的痛快,消的酣暢淋漓。頓使遊人到此,有愁皆釋,有恨同消。

 

“勝地快清遊,正梅子黃時、荷花開未?湖樓憑遠眺,看大江東去、明月西來。”

徜徉于湖畔,穿梭于錯落有致的軒亭樓榭之側,輾轉于扶蘇掩映的花木綠蔭之間,人依景景依人萬般融洽,詩中畫畫中詩一片祥和。令人身心俱澈,得失盡抛。最灑脫的是梅生茂的題聯,在莫愁湖衆多楹聯中,此聯读来尤觉得快意:没有了美人名士的惆怅,没有了英雄儿女的柔情,也不再咏怀古迹,更不是慨叹今朝。品赏此聯,会让每一个来游湖的人面对微风荡漾的湖水,琉璃一般的碧波,很自然地生出了一种对自由的向往,对人生的关注。这副联,自有一种不平凡的情调。

 

“王者五百年,湖山具有英雄氣;春光二三月,莺花合是美人魂。”

此爲彭玉麟題南京莫愁湖聯。胜地足流传,直博得一代芳名,千秋艳说;赏心皆乐事,且看此半湖秋水,千顷荷花。论清末中兴名臣,“曾左彭胡”并称,彭者,彭玉麟(18161890)也。字雪琴,呈退省庵老人,湖南衡陽人。隨曾國藩創辦湘軍水師並鎮壓太平軍。官至巡閱長江水師,擢兵部尚書,辭未任。卒谥剛直。有《彭剛直公詩集》。與左宗棠一樣,彭玉麟也以才華負一代盛名。擅畫梅,當時社會名流以得其畫爲榮。又擅楹聯,其名勝古迹聯就藝術性而論,允稱晚清第一。

 

玳粱燕去,玉座苔移,千古猶留憑眺處;天際遙青,城頭濃翠,一樽來坐畫圖間。

上聯前兩個分句和下聯前兩個分句上下並不對仗,但是由于它們分別構成自對,所以也屬于工對範疇。

 

“英雄雖不以成敗論,但是英雄,總憂成敗;兒女故未關湖山事,如非兒女,空老湖山。”

此聯则是运用了转折的手法,很明白,用“虽”“但”,“故”“非”这样的词来形成转折的意思。一起一转,干脆利落,观点自明。

 

“明月幾時有,更上層樓,問棋子聲中,誰操勝算;美人猶未來,且搖小艇,向藕花香裏,自遣閑情。”
    無關勝負,無關愁情,仿佛一切都正在發生,明月夜,藕花香,棋子聲,悠然而又惹人遐思。

 

3.蘇州網師園聯

曾三顔四;禹寸陶分。

此爲鄭燮題撷秀樓聯。撷秀樓,舊時爲內眷燕集之所,故又名女廳。撷秀,即攬取秀色之意。曾三指曾子“吾日三省吾身”之典故;顔四指顔回具“孝、悌、忠、信”美德;禹寸陶分引自《晉書?陶侃传》:“大禹圣者,乃惜寸阴,至于众人,当惜分阴”。郑板桥此聯引用成语手到擒来,工切异常。此聯也时刻告诫众人要珍惜光阴、修身养性。

 

滿地綠陰飛燕子;一簾晴雪卷梅花。      

風風雨雨,暖暖寒寒,處處尋尋覓覓;莺莺燕燕,花花葉葉,卿卿暮暮朝朝。

此爲松讀畫軒兩副聯。第一副對聯描寫冬去春來的景象,生機盎然。第二副聯則運用疊字手法,描繪了天氣和季節的變化,使人猶如陶醉于春夏秋冬四季冷暖交替變幻和莺歌燕舞萬木爭榮百花吐豔的美景之中,別具詩情畫意。

 

天心資嶽牧;世業重韋平。

園中池塘東北側的竹外一枝軒爲園中賞春景之地,取宋代蘇轼“江頭千樹春欲暗,竹外一枝斜更好”詩意而名。小軒臨水而築,玲珑剔透,松梅盤曲,柳枝拂水,景色特佳。此爲陳鴻壽題聯岳牧是古代传说中的四岳和十二州牧的合称;韦平是指西汉时韦贤、韦玄成與平当、平晏父子。此聯是一副格言联,上联言治国,下联言治家。題此处另有一联为:“護硯小屏山缥缈;搖風團扇月婵娟。”此聯则情景交融,描写出主人在轩里写诗作畫、谈天和乐的閑适情景,可谓悠哉閑哉。 

 

雨後雙禽來占竹;秋深一蝶下尋花。

池子西南方有一處濯纓水閣,爲園內賞夏景之佳處。水閣是歇山卷棚式,纖巧空靈,坐南朝北,高架水上,涼爽宜人,可憑欄觀荷賞魚。閣名源于《孟子?离娄》:“……有孺子歌曰:‘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我足。’”此聯是刘墉所写,联作通过景物描写,刻畫出水阁周围花竹掩映、蝶鸟来栖的和谐畫面,十分幽雅。另有兩副佚名联:于書無所不讀;凡物皆有可觀。”“水面文章風寫出;山頭意味月傳來。这兩副联则更多体现出人的情怀,言外之意,此阁不仅可以观景,也可以读书、体物,思考人生。 

 

山勢盤陀真是畫;泉流宛委遂成書。

池子東南處的小山叢桂軒則爲園中賞秋之絕佳景點,取《楚辭?小山招隐》“桂树丛生山之阿”之境界。轩南为太湖石庭院山,轩北有黄石主峰云岗,一玲珑,一浑拙,势成幽谷,匝种桂花,秋日竞放,香气蕴郁谷间,久聚不散,“小山则丛桂留人。”何绍基写下此聯,

形象地描繪了此軒周圍的景色,依山傍水,如畫如詩,真乃賞景佳處。 

 

巢安翡翠春雲暖;窗護芭蕉夜雨涼。

院子的西區面積很小,在最北端有一處殿春簃,爲網師園中獨立庭院,是仿明代古樸爽潔的建築。殿春簃匾額下有跋文“庭前隙地數弓,昔之芍藥圃也,今仍補植,已複舊觀”。芍藥花期在春末,稱“殿春”,閣邊小屋稱作“簃”,取意“尚留芍藥殿春風“,故即以“殿春簃”爲名。此題聯乃何紹基所寫,懸挂在殿春簃正中北窗兩側,北爲小天井,略置疊石,並植有慈孝竹、臘梅、天竺、芭蕉,透過由紅木鑲邊的長方形窗框構成框景,仿佛一幅幅優美雅致的水墨小品。這時人們看到的確實是“窗非窗也,畫也;山非屋後之山,即畫上之山也”,極富詩情畫意,使此處越發顯得雅淡不凡。 

 

不俗即仙骨;多情乃佛心。

此副對聯能夠诠釋網師園整體氣質,可作网师园整体气质合蕦嵞注脚是张照題琅玕圃所写此聯遊走在園中,不得不爲古人精湛的造園技術所歎服。整個園子可謂是一步一景,移步換景。若在秋日的晴天來到這裏,推窗觀水,臨風賞竹,品味著園子裏濃濃的詩情畫意,也深刻體會到園子主人“不俗”和“多情”的“仙骨佛心”。身處其中,仿佛整個人也都被“清洗”過一遍一樣,變得“不凡”起來。

高阁此登临,试领略太湖帆影,古寺钟声,有如蓟子还乡,触手铜仙总凄异; 大吴仍巨丽,最惆怅恨别禽心,感时花泪,安得生公说法,点头顽石亦慈悲。

此爲民國張一麐題江蘇蘇州冷香閣聯。上聯登臨賞景,憂思寓于帆影、鍾聲之中;下聯敞懷寄慨,灑落感時之淚,寄托恨別之情。聯語化用古人名詩之句,如唐張繼《楓橋夜泊》之詩句:“姑蘇城外寒山寺,夜半鍾聲到客船”;唐杜甫《春望》之詩句:“感時花濺淚,恨別鳥驚心”,清新而不落俗套,灑脫而見雅致。“試領略”、“最惆怅”,則是三字領。

4.徐州放鶴亭聯

   于東山之麓,升高得景,放鶴適其所隱;比西湖之嶼,隨處皆梅,作亭名亦相宜。

此聯骨骼清奇,读来令人感觉神清气爽。细看下去虽都是平常字句,但经妙手烹调,便不一般。上比述其本事,下比拓开,拉杭州西湖作衬,二分句隨處皆梅四字,让人联想到此处古时也是遍值梅花的,梅花的高雅與白鹤的仙气都是隐者人格的象征,结句又回扣放鹤亭。虽第一分句现在看来平仄失调,但鑒于是古人作品,自然是不以律害意。读此聯,即使闭目吟咏,眼前也能呈现出一副水墨畫卷,清极妙极。若此聯悬挂于放鹤亭前,定续彭城之文脉。另外还有曾國藩为放鹤亭所題一联曰:微雨晴时看鹤舞;小窗幽处听蜂衙。

 

春水船如天上坐,秋山人在畫中行。

  坐落在放鶴亭北面的船廳,原爲徐州知府田庚在清代光緒三十二年(1906年)所建,後于民國初年毀于兵火。現在的船廳是1979年複建的,爲一座兩層磚木結構仿古建築,因上層形狀如船,西邊若船艙,所以叫船廳,亦稱船亭。船廳西面牆上有匾一塊,上書天上座三个大字,匾下边有此副楹联,此聯风华清逸,不染尘埃,恍不似在人间。

  

大地俯青徐,看殘落日平原,百戰山河誰楚漢;孤亭繞翠嶂,倚遍疏欄畫檻,千秋風月共蘇張。

大廳門兩側的楹聯就是原來的船廳使用過的,是由江蘇候補教谕王琴九于清代光緒三十二年(1906年)所创,由当代书法家王冰石所书。上联从大处着手,勾勒出一副宏阔的畫面,并发怀古之幽思,缅怀了项羽和刘邦争雄彭城的不朽业绩。下联从近处着眼,落到疏栏畫槛,诗酒风流处,又赞颂了苏东坡和张天骥结交云龙山的千古佳话。亦可从此聯中品出两种人生况味,并无高下之别。

 

飲數回,一仙滿瓶高歌去;呷幾口,雙鶴深井曼舞旋。

放鶴亭西側有飲鶴泉,泉亭相依已逾千載。此泉早在北宋初年就被載入《太平寰記》。書中寫道:有井在石佛山頂,方丈二尺,深三裏,自然液水,雖雨旱無增減。或雲飲之可愈疾。時有雲氣出其中,去地七百余尺。此泉原名石佛古井,明人張璇易爲今名。井深26米,是少見的深井。周砌石欄,立有古績·飲鶴泉的明代石碑。泉水清冽甘美,蘇轼任知州時,有窈窕山頭井,潛通伏澗清。欲知深幾許,聽放辘轳聲的小詩,並在《遊張山人園》詩中雲:聞道君家好井水,歸軒乞得滿瓶回。北宋詞人賀鑄稱爲惠泉,用以烹鳳團茶餅。

 

招白鶴來歸,缟袂如仙人獨立;懷暗香得隱,青山似侶夢同飛。

  距放鶴亭南20米,飲鶴泉南10多米處,還有一座建在高聳山石上的小亭,名曰招鶴亭。此亭因《放鶴亭記》有招鶴之歌而得名。詞曰鶴歸來兮,東山之陰。其下有人兮,黃冠草屦,葛衣而鼓琴。躬耕而食兮,其馀以汝飽。歸來歸來兮,西山不可以久留。招鶴亭小巧玲珑,檐角欲飛,與四周的古樸石欄正相對比。因旁有大佛寺,亭間樹上皆有人系挂紅帶,令人感歎道家之清淨地也免不了被人間香火打擾。人在亭中,宜遠眺靜思。想當年,于日落西山之際,隱士就是在此呼喚白鶴歸來的吧。  

放鹤亭、飲鶴泉和招鹤亭这三座古迹相邻相望相依,度过了千年的岁月。而今星移物换,少了些当年的诗意文气。三处景点整合,营造出其中所蕴涵的诗意氛围,若四海知音欣然而至,定能消得半生风雪,再唱一曲放鹤招鹤之歌。

 

5.北京北海公園

湖光浮塔影,柳暗花明舟舸蕩;爽氣送蓮馨,紅牆綠樹畫圖開。

此聯表面看是单纯的写景,找不出抒情的片言只字。但透过对景观的赞美,我们隐约可以窥见作者对祖国山河的热爱之情,和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之情。只是这种情被巧妙地藏在了景的背后,不仔细品味是很得不出来的。杭州苏堤春晓联亦如是:“晓雾初风,数点梅拖三月景;清明乍雨,一堤柳钓半湖烟。”再看下联写游南昌的:“故郡重游,满目陌生人與事;洪都扩建,无边新颖路和楼。 ”此聯虽然也没有带抒情的字句,但其情感已融入景中,明眼人完全可以看出,作者对南昌的巨变,是何等的兴奋,其赞美之情已溢于言表。

 

6.江西廬山絕頂

足下起祥雲,到此處應帶幾分仙氣;眼前無俗障,坐定後宜生一點禅心。

“仙气”系由“祥云”而起,“禅心”乃因“无俗障”而导致。至此,谁能不变得飘飘欲仙。第二联由孤山的砥柱中流和奇峰耸立而联想到回旋與撑起的作用,皆由景而产生,故属于由景生情,且情與景达到了情景交融的境界。“砥柱中流,回旋长江万里水;奇峰耸立,撑起皓月一孤山。”此聯写长江小孤山的,强烈抒发了作者对砥柱和奇峰的崇敬之情。

 

7.湖南嶽陽樓

四面湖山來眼底;萬家憂樂到心頭。

上聯寫景,下聯抒情。本質上也是由景而生情,但結構略有不同(這種情形很普遍采用,包括著名的昆明大觀樓長聯)。上聯是對景的贊美,下聯是由景生情而發生的感慨。又如南京梅花山觀梅軒聯:有客往來三徑雪;看花開謝六朝春。用宋人範晞文在《對床夜語》中的話來說,就是“景無情不發,情無景不生。” 彭玉麟曾題嶽陽樓聯雲:杜老乾坤今日眼;範公憂樂古人心。

 

“覽物之情何有異?看滿目江山,無非憂者思憂,樂者思樂;傾心于此也無他,曆千年歲月,仍舊水還是水,樓還是樓。”

清人吳喬《圍爐詩話》在賞析杜甫《春望》時說:“‘感時花濺淚,恨別鳥驚心’,花鳥樂事而濺淚驚心,景隨情化也。”花鳥這些景物只因詩人感情變化而給人不同的感受,也就是文學上所說的“移情”作用。在聯語創作中,也可以找到一些例證。如本聯中,一樣的“滿目江山”之景,引來的卻是“憂者思憂、樂者思樂”這大相徑庭的情感,這就是景隨情化也。

 

 “一樓何奇?杜少陵五言絕唱,範希文兩字關情,滕子京百廢俱興,呂純陽三過必醉。詩耶?儒耶?吏耶?仙耶?前不見古人,使我怆然涕下;諸君試看:洞庭湖南極潇湘,揚子江北通巫峽,巴陵山西來爽氣,嶽州城東道岩疆。渚者,流者,峙者,鎮者,此中有真意,問誰領會得來。”

此聯中的第二三四五这四个分句是自对手法,后面的六七八九四个分句也采用自对。

 

“波撼九重天,任呂祖千觞,點評風月;勢拓澦百裏,仗範公二字,淬砺精神。”

此聯流利清爽、气势壮大。上联从波澜壮阔的洞庭湖入手,先声夺人,然后借来“三醉洞庭人不识”的吕洞宾,“千觞”呼应“波撼”,“点评”二字使景物有了人文的生气。下联则是登楼所望,遥想范仲淹“忧乐”二字,故以“淬砺精神”收结,稳稳压住。联语立意未必脱出古人窠臼,但揉捏得当,“点评”、“淬砺”等磳嵞大胆运用,神气自足。

 

8.福州青芝山觀光亭

觀止人皆推百洞;光臨客獨戀斯亭。

清人方世舉在《蘭叢詩話》中引宜田(清人方觀承號宜田)語:“……有不必言景而景自呈者,如‘江山有巴蜀’,‘花下複清晨’之類,覺刻畫之爲勞。”方認爲,有些詩句,當中雖然沒有描繪景物構成詩的藝術景象,但是由于情與景的互相滲透和依存作用,景物似乎已曆曆呈現在讀者的面前。對聯也如此,從“觀止”可推想出百洞之幽、之奇,從“戀斯亭”又可推想出亭中眼前所見的壯觀景象。這就是不必言景而景自呈者。又如登戲馬台聯:“蹑頂尋蹤,故壘猶留戈劍氣;憑欄覽勝,雄州頓覺虎龍威。聯文皆未直接寫景,但從“戈劍氣”便可想見當時的情景,從“虎龍威”亦可想見戲馬台周圍的形勝。

 

9.山東九龍湖聯

湖中水足,用千頃來發熱生光,休賴東輸西氣;這裏龍多,分幾條去耕雲播雨,何須北調南濤。

面对景点而无视景观,却大发议论,而其议论和景点又绝非毫无关联,也算是别开生面的一种写景联。又如莫愁湖聯:“英雄雖不以成敗論,但是英雄,總憂成敗;兒女故未關湖山事,如非兒女,空老湖山。”亦是撇開寫景而獨抒情。

 

10.北京大觀園沁芳亭聯

繞堤柳借三篙翠;隔岸花分一脈香。

繞堤柳搖曳纏綿,頗具圖畫美;隔岸花散發馥郁,正有距離美;柳,多麽慷慨,花,何等無私。三篙,言水之深;一脈,示源之長。是色矊嵞悅目,乃芬芳之醉人。全聯之中未出現一個字,卻處處都在寫水,水的形聲色態盡含其內,余味無窮。那柔柔的柳兒幽幽的翠,灑向水面;那嬌嬌的花兒淡淡的香,飄到對岸。這副妙聯,這般美景,不知讓古今多少人爲之沈醉迷戀!難怪前人點贊道:恰極,工極!绮靡秀媚,香奁正體。面對波光裏的清影,一種幽情是否在你的心頭蕩漾?也許你會如志摩一樣:尋夢,撐一支長篙,向青草更青處漫溯;滿載一船星輝,在星輝斑斓裏放歌。值得一提的是,此亭的橫額沁芳兩字極妙。沁,本義沁水,後詞性轉化作動詞,表示滲入,透出。芳,爲花草的香氣。沁芳連用,帶給人沁入心脾的氣息,與水邊之亭甚爲吻合,如今配上這副佳聯,真是珠聯璧合,相得益彰。


11.泰山絕頂聯

四顧入蒼茫,天何其高也;一覽衆山小,人奚足算哉。

作者融入到景中,而發出了心中的無限的感慨。按清人王夫之的話來說,這就是“情中景”,是把客觀景物化爲主觀的景。有如林則徐成都文殊院聯:“山水之間有清契;林亭以外無世情。作者認爲人與山水、林亭皆可契合(和諧相處之意),而在山水、林亭之外的人間,則是人情冷暖,世態炎涼。寄情于景,以景傳情。

 

12.四川南川金佛山聯

聽雄獅張口怒吼;馳駿馬昂首長嘶。

清人王夫之对《诗经·小雅·采薇》末章的赏析中,曾说过“以乐景写哀,以哀景写乐”的话。《姜斋诗话·诗绎》云:“‘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以乐景写哀,以哀景写乐,一倍增其哀乐。”这是写远征士兵当初离家远征,心情沉重,却以春风杨柳这样的美景反衬;如今复员归来,心情喜悦,却以风雪饥繉嵢悲哀景物反衬,这样就使得诗中的哀乐感染力成倍地增加。这是有关反衬法的典型诗例。在联语创作中,此聯就是这类,金佛山位于四川南川县南部。山中林木葱茏,品种繁多,其中银杉、杜鹃、大叶茶和方竹被誉为“金佛四绝”。可见,金佛山就是偏僻幽静的所在,而联语却出现“怒吼”、“长嘶”,和幽静形成了鲜明而又强烈的对比。按照王夫之的逻辑,这就是以动景写静景,在联作中也称得上一种典型的反衬法。至于作者为何会想象出雄狮和骏马?据笔者推测,一是作者认为深山必藏猛兽的逻辑;二是作者把山的外貌想象成为各种兽类(这种情形很普遍)。

 

13. 杭州西湖平湖秋月亭聯

憑欄看雲影波光,最好是紅蓼花疏,白萍秋老;把酒對瓊樓玉宇,莫辜負天心月到,水面風來。

此乃彭玉麟題,上聯寫湖的秋容,下容寫湖的月色,皆清新自然,著手成春,毫無俗韻,把曆來視爲傷感的秋色寫得有聲有色,朝氣蓬勃。上下聯均用句中自對手法,皆铢兩悉稱,毫發無憾。全聯精美絕侖,自成高格。

 

14.湖北黃鶴樓聯 

黃鶴飛去且飛去;白雲可留不可留。

彭玉麟題寫此聯猶爲精妙。用典之巧、意境之美自是不說,更重要的是,表現出一種逍遙曠達的精神境界。彭玉麟題黃鶴樓還有聯曰:“心遠地天寬,把酒憑欄,聽玉笛梅花,此時落否;我辭江漢去,推窗寄慨,問仙人黃鶴,何日歸來。曾國藩、左宗棠、彭玉麟、胡林翼並稱“曾左彭胡”。胡林翼(1812-1861),字贶生,號潤芝。湖南益陽人。他是湘軍主要人物之一。曾國藩贈胡聯雲:舍己從人,大賢之量;推心置腹,群彥所歸。對他十分推重。胡亦能詩擅聯,有《胡文忠公遺集》。楹聯佳作如雲。曾國藩題黃鶴樓蒼天不忍滅斯樓,全仗那國手神工,再造千秋名勝;黃鶴依然來此地,願借得仙人玉笛,長吹一片承平。

又有武昌黃鶴樓聯:“一枝筆挺起江漢間,到最上層,放開肚皮,直吞將八百裏洞庭,九百裏雲夢;千年事幻在滄桑裏,是真才子,自有眼界,那管他去早了黃鶴,來遲了青蓮。”

此聯中,上联“八百里洞庭,九百里云梦”和下联“去早了黄鹤,来迟了青莲”分别用了自对,但是上联重复“百里”,下联重复“了”,从上下联看重字并不规则。

又有黃鶴樓聯:“騎鶴作遼東想,其樂哉春樹梅花,壁上詩成三醉酒;吹笛生江浦愁,吾鄉也秋風鲈脍,雲邊客有一歸帆。”

在寫聯中,也可以有兩種寫法,有我和無我。有我,簡單地說就是把作者自身也代入聯中,用自己的視角和情感等去立意和表達。無我,則是取第三方視角,把“我”作爲一個客觀的第三方主體,去審視、觀察、評論等。此聯写黄鹤楼,不仅仅是写黄鹤楼本身,而是夹杂了作者自己的足迹、思念等因素,从而不把自己从联意中抽离出来,而是融合在里面,形成“有我”之感。

 

15.甘肅玉門關聯

“南庭北庭幕已空 ;阳关玉关门不闭 。”

此聯摘录洪亮吉《自乌兰乌素至安济海雪皆盈丈十余日不见寸土因纵笔作》一诗中二句。洪亮吉,字雅存,号北江,清阳湖人,乾隆进士。南庭,指拈e倥耐跬ィ褐改閑倥捌涔實亍K奈恢茫荨缎綠剖椤ね回蚀隆芳窃兀骸坝裳申任鞅逼呷招械媚贤ィ卑巳招械帽蓖ァ!北蓖ィ捍毙倥葜匚蓖ァS钟衩殴亓何薇咔缪┨焐匠觯欢戏缭频丶础S衩殴兀撼こ堑闹匾匕诟仕嗍《鼗褪形鞅90公裏的漢長城線上,是絲綢之路北路必經的關隘。相傳和阗玉經這裏輸入中原,故名。天山,即指祁連山。

 

16.甘肅陽關長亭聯

悲歡聚散一杯酒;西北東南萬裏程。

陽關,漢長城的重要關隘,在敦煌市西70公裏的古董灘上,因在玉門關之南而得名,是絲綢之路南路必經的關隘。這個聯中,“悲”、“歡”、“聚”、“散”和“南”、“北”、“東”、“西”分別是句內自對。

 

17.甘肅嘉峪關聯

二崤虎口誇天險;九折羊腸確地雄。

嘉峪關,位于甘肅省河西走廊中部稍偏西,嘉峪關市西約7公裏。明洪武五年(公元1372年),征虜大將軍馮勝奉明太祖朱元璋禦旨,在祁連山與黑山之間的嘉峪塬上建嘉峪關,土城周長726米,有關無樓,以後又逐漸建了大小樓閣十余座,雕梁畫棟,五彩缤紛,雄偉壯觀,成爲明代萬裏長城的重關,號稱"天下雄關"

 

18.甯夏蕭關聯

峰高華嶽三千丈;險據秦關百二重。

蕭關,古關名,故址在明"九邊"重鎮之一的固原東南,是古代關中與塞北的交通要沖,古來爲兵家必爭之地。今關樓已不存。峰,指固原境內的六盤山。華嶽,指西嶽華山。

 

19.山西娘子關聯

雄關百二誰爲最;要路三千此並名。樓頭古戍樓邊寨;城外青山城下河。

娘子關,位于山西省平定縣城東北,是長城著名關隘,出入山西的咽喉。原名葦澤關。據傳,唐太宗之妹平陽公主率領娘子軍在此駐防,遂更名爲娘子關。

 

20.山西偏關聯

地控黃河北;山連紫塞長。

偏關,位于山西省偏關縣,東連鴨角山,西逼黃河,形勢十分險要。因其地東高西低,所以又叫偏頭關。明洪武二十三年(公元1389年)始建土城,並置偏頭所,太原鎮總兵駐地。紫塞,據《古今注》:"秦築長城,土色皆紫,故名紫塞"

 

21.北京古北口聯

地扼襟喉通朔漠;天留鎖鑰枕雄關。

古北口,在北京密雲縣東北部。地勢險要,自古是華北平原通往內蒙古草原的要道。朔漠,指內蒙古草原。雄關,這裏指山海關。

 

22.北京居庸關聯

萬壑煙岚春雨後;千峰蒼翠夕陽中。千峰岚氣青霄上;九折泉聲翠壁間。

居庸關,在北京昌平境內,長城的重要關口,古代北京西北的屏障。傳說,秦始皇修長城時將強征來的民夫士卒徙居于此,取"徙居庸徒"的意思,故定名爲居庸關。

 

23.河北獨石口聯

餐口狼牙嚴垛牒;刀山戟嶺插雲霄。

獨石口,在河北省沽源縣南,爲長城關口。

 

24.河北山海關聯

兩京鎖鑰無雙地;萬裏長城第一關。群山盡作窺邊勢;大海能銷出塞聲。

山海關,位于河北省秦皇島市東北15公裏。明洪武十四年(公元1381),大將徐達奉明太祖朱元璋禦旨,在此構築長城,建山海關,設山海衛。因關在山與海之間而得名,是萬裏長城的重要關隘,稱爲“天下第一關”。兩京,指清代兩處都城北京和盛京(今遼甯沈陽)

 

25.浙江紹興蘭亭聯

設水遊魚,起山豢鳥,到塢曲林疏,正好春光衣白袷;橫琴動葉,泛酒遷詩,向花菲雲淡,恬然夕月倚青筠。

此聯颇有魏晋风骨,注重文字的锤炼、意境的营造,很少有俗字俗意。常人写兰亭,往往离不开兰亭雅集與王羲之,但此聯避开了常见意象,纯以景物白描的手法行联。这种写法,如果把握不好,容易见景而不见情,抑或缺少人文积淀和韵味。而此聯充满了幽雅與恬淡,景中有情,情中有韵。前两个分句是近景,第三分句将视角推开拉远,结句则有物我合一的境界。景物描写伴随着人物的情感與活动,相互交织在一起,联语也便立体起来。作者无一语明写兰亭,但内在的气质與兰亭相符,也让读者将想象自由地注入联语之中,这便是不粘不脱的境界。此聯的另一个亮点是动磳嵞运用,在表达精准的前提下,不熟滑不生僻,分寸拿捏得十分到位,而且全联文字风格浑然一体,最终使联语体格端庄、摇曳生姿。

 

26.湖南君山聯

山不堪斑竹哀,涉江流以助湘靈,遠向蒼梧分涕淚;我亦有書生氣,臨柳井忽聞豔說,遙思白露動蒹葭。

此聯清俊灵秀,起句以山喻人,斑竹哀思,如泣如诉。之后的两个分句承继了这种情感,涕淚又能回扣字。上聯寫山水景物,又能以情動人,仿佛演繹了舜帝與湘妃的深摯情感。上聯已經整體寫了君山之景之情,下聯如果再寫,未免重複,但如一味跳開,又會覺得空無依傍。因此,作者從君山的一個局部落筆,將自身帶入聯中,以我之相觀物之相,此所謂借景抒情,行文也能夠張弛有度、虛實相間。結句用蒹葭白露的形象寄托情感,溫婉動人。

 

27.河北省老龍頭澄海樓聯

日曜月華從太始;天容海色本澄清。

老龍頭,從山海關東門往南,長城伸展八裏,直入海中,被稱爲老龍頭。澄海樓,在老龍頭附近有一瀕海城堡叫甯海城,明朝大將戚繼光將城上的觀誨樓改建爲澄海樓,伸入海中的城台、敵樓堅固雄偉。

 

28.北京香山聯

一千年栌葉不孤,熙熙者去來,客望似紅雲,吾觀猶劫火;三四跃G一ㄒ鄤伲谱破溟_謝,衆生曰絢爛,我佛見慈悲。

香山是北京的著名景点,每至秋风红叶烂漫之时,游客众多。作者此聯便由此落笔,但没有局限于对景色的简单描摹,而是深入一笔:在一般游客眼中,红叶如红云,是非常壮美的景象;而在作者眼中,仿佛劫火一般,联语立刻有了层次,也多了一分沉痛。下联则由远而近,撇开脍炙人口的香山红叶,反而拈取眼前的桃花来写。桃花之美不需多言,譬如人間四月芳菲盡,山司G一ㄊ际㈤_”“桃之夭夭,灼灼其華,都被作者借來助陣。第三分句絢爛一詞更是巧妙,讀者很容易想到泰戈爾的生如夏花之絢爛,死如秋叶之静美,因此尾句之慈悲便水到渠成了,也與香山之上众多佛寺相切合。总体来看,此聯写香山不落窠臼,景物之外更有一番悲天悯人的大情怀。

 

29.揚州片石山房聯

高檐漏日,曲檻堆煙,待看燕子來時,幾樹花催新羯鼓;野壑積雲,清流飛瀑,見說王孫歸處,一拳石疊舊江山。

片石山房地处扬州,曾是一处清新秀雅的江南园林,现在只有一些残存的遗迹。片石山房之清泉奇石,相传出于清代畫家石涛的设计。但凡写景之作,过细易觉琐碎,过宽易觉空泛,所以如何取景,如何炼字,如何动静结合、疏密得当便非常考验作者功夫。观作者行联,仿佛胸中自有一幅石涛之山水园林畫卷一般,层叠错落,娓娓道来,相互勾连,均是寻常景色、寻常字眼,但捏合起来便能生机勃勃。此聯在清新秀雅之外,更能有所生发——上聯結句的羯鼓對比,生出一番蒼涼感慨;下聯則有王孫遊兮不歸的萋萋別情。聯想到片石山房如今只存遺迹,更讓讀者動容,下聯結句正是以小見大、以景傳情的佳句。

 

30.河南函谷關聯

青牛老子,白馬公孫,記百家來往熙攘,深谷一丸山不語;蒼狗浮雲,紅羊劫火,曆千載縱橫捭阖,大河九曲水長東。

上聯關于函谷關的兩個典故耳熟能詳:老子騎青牛過函谷,令尹見紫氣東來,留老子寫下五千字《道德經》;函谷關不讓公孫龍的白馬通過,公孫龍于是做白馬非馬之辯。百家往來,熙熙攘攘,而函谷關默然不語,靜靜地旁觀曆史遷延、人物更替。上聯偏重于,下聯則偏重于,白云变化如苍狗,红羊年的大劫大难,都代表一种变化和循环,但无论如何,黄河九曲依旧奔腾入海。此聯題目是函谷關,但没有一笔直接写,而是选用與函谷關相关的人物、风景、感慨,从各个方面烘托而成。上下联之间由實到虛、由静到动、由点到线的层次安排很有特点,而对仗的精工也为全联增色不少。

 

31.山東蓬萊閣聯

杯爲視海,拳以看山,大地供幾者高淩,自覺萦情登閣少;迷若蜃樓,幻如夢像,狂塵是兆人小住,最堪奇事問仙多。

蓬莱为中国神话中的海山仙山,秦皇汉武都有派人出海寻仙的传说。此聯題蓬莱阁,落笔自是仙气十足。上联先从周边山海说起,茫茫大海,一杯而已,叠叠群山,一拳而已,何等浪漫洒脱。结句方步入正題,但以萦情带出。下联则写出了那种如仙如幻的感觉,人生在世,真耶,假耶,實耶,虛耶?面对此情此景,不必细说、不必细想,問仙即可。此聯既没有家国大事,也不涉民生疾苦,反而有一种近于醉生梦死的消极态度,但文字古雅、气息流畅,實在是难得的佳作。可见,所谓对联的思想性,未必是絞盡腦汁的求新求異,也未必定要痛哭流涕、苦大仇深。

 

32.杭州雷峰塔聯

君王貪忠懿名,想諸佛皆空,何逆天恩興土木;老衲在清涼境,縱千秋不語,自拈夕照補袈裟。

雷峰塔爲吳越忠懿王錢俶所建,緣由各種說法皆有。作者下一字,又拈出忠懿二字,颇有巧思:佛家本讲四大皆空,君王为何逆天而行,只因貪图忠懿之名吗?若此聯仅如此立意,虽然角度新颖,但毕竟浮泛了些,也和雷峰塔关系不大。但作者下联睂嶗一转,代雷峰塔中的老僧发言,功名利禄皆置之身外,营造出一种雍容、超脱、沉静的气象。下联夕照扣合西湖八景之雷峰夕照,而補袈裟之语也清奇雅达。此聯没有硬生生切到雷峰塔,而是在行联过程中,左右逢源,不粘不脱。

 

33.杭州四照閣聯

面面有情,環水抱山山抱水;心心相印,因人傳地地傳人。

民国叶征題此聯。联语平實质朴,切景、切情,通俗而淡雅。上联之“山”與下联之“地”为衔字相接,與此同时,采用反复修辞手法,遣“水”、“人”、“抱”、“传”等字在同一联句中再次使用,而音、义均无改变,尤见其结构匠心。

34.山西人祖山聯

雲洞本神仙小住,試聽取奔雷,是昔日宴歌佾舞;層峰如子弟隨行,且登臨絕頂,更四望海闊天空。

人祖山是山西的一座山,據傳爲昔日伏羲女娲所居之處。山上有風雲洞,奔雷之聲日夜不息。上聯便從此入手,將洞中之奔雷聲想象爲神仙昔日之宴飲。下聯則以山之子弟喻女娲之繁衍後人,更期冀莫局限于一山一隅,猶能體悟海闊天空之境。

35. 杭州西湖三潭印月聯

孤嶼春回,許與梅花爲伍;寒潭秋靜,邀來月影成三。

民国徐琪題此聯。联语即景抒怀,上联以“梅花”喻高洁情操;下联化用唐李白《月下独酌》诗中“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之句,暗含一个“印”字,遂以秋月喻淡泊旨趣。“孤屿”與“寒潭”,切地切景,“春回”與“秋静”,穿越时空,而“梅花”與“月影”,一實一虛,营造出颇为惬意的清雅爽心之意境情调,耐人咏诵,从而共同完成了塑造三潭印月艺术形象的同一主題。

 

36.安徽安慶明倫堂聯

天下熙熙,中有推崇,落筆以才,待人以德;身邊衮衮,別無留戀,奉書如寶,聞道如嬰。

明伦堂多设于文庙、书院,为明德讲学之所,故此处落笔,必落落大方、典雅庄重。此聯句句有来历,颇为不易,又能将明伦堂的主要功效呈于纸面。观其文字,唯別無留戀一句或疲弱,余者皆佳。

37.蘇州虎丘塔聯

三五步劍池猶在,銷銳氣長養雲泉,共與寒山分月朗;一千秋白虎無尋,立孤身漸傾風雨,憐爲吳地載愁多。

作者將自己寫入聯中,以遊人的視角將虎丘風景娓娓道出。劍池原爲吳王試劍處,今則已銷銳氣,喜耶憂耶?作者不置可否,而是將鏡頭拉遠,轉至寒山月色,變豪情爲雅意。下聯則將視角聚焦于塔,風雨之中,便生愁緒。此愁不僅是虎丘塔,也不僅是作者自身,而是吳地之愁,綿綿不斷。有幾處商榷,一是上聯的,二是孤身,似乎可以有更好的選擇。

38.南京金陵瞻園翼然亭聯

莞爾花風暖;翩然蝶夢輕。
見斯聯想見其亭,境界之華瞻矣,莞爾美人亭下曳,許思蝶夢比翼時。

 

39.山西杏花村聯

倩誰去拈花紅杏,輕吟麗句;待我來沽酒青旗,重會杜郎!

杜牧有牧童遙指杏花村之句。結構不俗,兩起佳。下結寄望大膽合理,

 

40.遼甯千山鍾樓聯

聲聞九夏;蓮湧千華。

短联难佳,此诚为公论。然若有灵光偶现,又经名家妙手烹成,则必成名作,或可传世。此聯庶几当之。


41.
桂林象鼻山聯

五湖月或此處分來,古洞許垂綸,吾亦是羊裘釣叟;一江水問幾曾飲盡,寶瓶施化雨,何必尋象坐仙翁。

屬對精工。純是無中生有之手段,頗見精深。

 

42.湖南桃花江聯

三五峰錯落淩波,有石傳爲屈子釣;六十裏缤紛夾岸,無花不是美人魂。

古人有莺花合是美人魂句,此聯借用,桃花江境界全出,亦若不可移易,压倒诸作。


43.
河北張飛故裏聯

一炷香許生死相從,成敗鑒初心,合兩千年虎弟龍兄,都向此三人俯首;廿二郡並魏吳而峙,江山循舊迹,去九萬裏夔門劍閣,尚留斯十畝迎神。

上言兩千年兄弟情,下言三分國風雲事,均是題中應有之義,視野不可謂不宏闊。然則桃園安在?兩結收回,力有千鈞,绾合之手段非同一般。

 

44.四川眉山聯

天意厚青嘉,蘇東坡壁壘初開,便遣芝蘭八百士;台隍接鬥柄,劍南道岷峨並秀,足標巴蜀一千春。

此聯人见对仗,我见斯文。盖必此等文字,差不负如是名山。

 

45.北京幽州台聯

寥落幾人來,兩千年草莽荊榛,信有龍鱗輕馬骨;蒼涼今又是,八百裏燕關薊樹,遙從易水接寒雲。

此所謂神遊今古,目極八方,陳子昂若知有此異代知音,亦當稍減淒惶。

 

46.北京市頤和園澄爽齋聯:

芝砌春光,蘭池夏氣;菊合秋馥,桂映冬榮。

上聯“砌”與“池”都是名詞,下聯對應處“含”與“映”都是動詞,所以上下聯間是不對仗的。但上聯“芝砌春光”與“蘭池夏氣”自對,下聯“菊含秋馥”與“桂映冬榮”自對,而且都對得極工,這樣,全聯便視爲已經對仗,而且是工對了。

 

47.山西太原晉祠聖母殿聯:

溉汾西千頃田,三分南,七分北,浩浩同流,數十裏淆之不濁;

出甕山一片石,冷于夏,溫于冬,冽冽有本,億萬年與世長清。

此聯中的上下联的第二、三分句“三分南,七分北”和“冷于夏,温于冬”它们之间并不对仗,采用了自对的形式。

 

48. 湖南長沙嶽麓山聯

“兩宋以來,千秋紅葉題湘學;一山之上,數枕青峰葬國魂。”

此聯也是“无我”之构思。仅是从客观旁观之层面表达自己的观点,切到岳麓山本身。我们在此提到的有我和无我,跟王国维提的有我和无我还是有一些区别的。因为对联的表达毕竟和诗词还是不同,不能一概而论。對聯中,我們從視角的選取之不同上去區分有我和無我,可能是一種較好的選擇。

 

嶽麓山望湖亭有聯曰:
世界半瘡痍,城郭人民環眼底;英雄一盼睐,山川門戶在胸中。

联语乃民国刘心源題,藉登临而寄慨,揽云天以兴怀,充分表达了作者的忧乐情思,工稳贴切。“世界”與“英雄”、“城郭”與“山川”、“人民”與“门户”、“ 眼”與“胸”,相应之词均为名词相对;“半”與“一”,数词相对;“环”與“在”,动词相对;“底”與“中”,方位词相对。而“疮痍”與“盼睐”,前者意为创伤,亦比喻百姓之疾苦,当属名词;后者意为顾盼,当属动词,但两者按同义连用字这一传统的对偶辞格成对,符合传统的对仗种类。

49. 四川劍門關聯          

“雄关扼秦蜀之冲,岭峻崖危,岂碍河山归一统?故国当承平未久,官貪吏败,频经治乱要三思!”

在寫文章的時候,可以運用設問句或者反問句來增加情感的表達力度。而在對聯構思中,也可以運用。運用設問句,一般是自問自答,能夠做到起承或者承轉的效果。運用反問則一般用在結尾,增加表達的力度。当然,也有的联中抛出一个问句,并不回答,而是让读者自己去体悟。这种一般也是用在结尾。此聯的问句就是反问,作者用之的目的就是加强语气。

 

50.南京閱江樓聯:

“踞獅嶺而成龍勢,閱它千古江山,慣聚合霜風雪雨;曆春秋猶抱乾坤,依我六朝煙月,細思量興廢浮沈。”
   
節奏、遣詞、立意于此組聯作最爲奪目者,下聯更好。尤其依我六朝煙月,細思量興廢浮沈,更是销魂,六朝脂粉,风华雪月,和朝代更迭兴废各种纠结,各种艳说,各种叹息,由其轻轻一语涵容,余响袅袅。此非思力透彻并超旷者不足为之,實为佳构。 

 

51.江蘇江陰環川草堂聯     

     “芙蓉江上占林泉,解組歸來,勝境重開摩诘畫;桃李園中宴花月,飛觞歌詠,良遊愧乏惠連詩。”

民国金武祥題此聯语,遣词秀丽,感事怀人,山水旨趣表现得淋漓尽致。上下联起句均为状谓宾结构,结句均为主谓宾结构;“林泉”與“花月”,为并列结构;“解组”與“飞觞”,为动宾结构。“胜景”與“良游”,为偏正结构。“摩诘”,唐代诗畫家王维之字,“惠连”,南朝宋文学家、诗人谢惠连。“摩诘畫”與“惠连诗”,也同为偏正结构。从结构上分析,彼此对应,四平八稳。

52.鎮江金山明月亭聯

月明如晝;江流有聲。

金山有明月亭,伊墨卿知府秉绶署聯雲:月明如晝;江流有聲。用成语雄桀驚人。这八个字看上去實在是很简单。但仔细一想,又不是谁都能随便写出的。为什么呢?因为我们喜欢用思力,不免着相,畫地为牢。而这八个字,纯任自然。但似乎也不是完全如此,字似乎費了些琢磨的,雄桀驚人的感覺特因這個字而帶出。有的版本作月明如畫字溫麗,味道也更自然些。但我還是覺得好。曾聽人討論,覺得挺對:金山之勝,在俯臨揚子江,從水次送睇,樓觀皆作飛動之勢,這是這個聯的地理背景。俯臨,樓觀飛動,可想見山勢之峻。因此,下一字,聯的氣勢便沈雄,與其地風物的精神正相亢。而字則顯得柔弱了,放一秀麗園林或可,放在此地卻不佳。這番議論,殊值玩味。

 

53.鎮江金山江天一覽亭聯

“天鏡照晴空,李白乍來又坡老;石鍾留勝迹,小姑依舊對彭郎。”

此聯语亦新颖。但从这联本身的内容来看,这亭应该是位于江西九江湖口县石钟山的。

天鏡代指月亮,李白有月下飞天鏡之句。天鏡、石钟之对工极。李白、苏轼都曾到石钟山揽胜,苏轼还留下了《石钟山记》这一散文名篇,上联便是这样的来历。小姑爲小孤山之諧音,彭郎爲彭浪矶之諧音,兩地均處江西彭澤,遙遙相對。蘇轼乃有句雲舟中賈客莫漫狂,小姑前年嫁彭郎

這個聯開拓的物理空間與心理空間都很闊。天鏡照晴空看似平平之語,但一個天鏡绾合了李白與蘇轼(兩人都是愛月之人),故而後面這一句的推出簡直勢如流水。李白乍來又坡老,似乎什麽也沒說,但什麽也不必說了:李谪仙何等人物?蘇坡仙何等人物?他們足履所至的山水又是何等山水?你們且自去想象吧。石鍾留勝迹單拎來看甚至有些笨相,但作下聯起首一墊再合適不過,以迂緩之態調和流利之氣也。小姑依舊對彭郎,化的是古人現成的句子,然風味更佳,在全聯飒爽的氣質裏,又揉進了一些旖旎的風情。斯處山水滋味,自不待言矣。

 

54.鎮江金山粚嵺行官联

“江澄萬頃淨如練,峰峙一拳高入雲。”

此署聯視伊作較遜,然不害爲秀語也。爲啥說比尹秉绶的聯遜呢?因爲一個語出自然,一個曲盡人工。上聯還是比較自然的,化自謝眺的澄江淨如練。但江澄萬頃這語序一顛倒,頓挫之感就出來了。下聯發力就更猛了。字直是力透紙背,一拳”“高入雲造語更奇崛險峻。幸而金山這江這山,能穩穩把這聯壓住。吳恭亨說不害爲秀語,這個字,當是句秀。

 

55.江西九江石鍾山觀音閣聯

“長笛不吹江月落;高樓遙吸好雲來。”

曾國藩此聯,出自《曾文正公手写日记》,记道北風吹雨,登石鍾山觀音閣,蕭然已有秋意。此聯文辞俱佳,情韵动人,月云悠然,梁章钜的第三子梁恭辰曾评此聯若摘自盛唐诗句。

56.
四川桂湖聯
   
“五千裏秦樹蜀山,我原過客;一萬頃荷花秋水,中有詩人。”
  
曾國藩自注说,癸卯年九月,出差经过四川省新都县时,张宜事大会邀游桂湖。湖为明
 庵旧址,约广三百亩,皆荷花,缘堤皆桂树。张君修墓楼阁不俗。酒罢因題联语。上联写秦树蜀山之广大,五千里是泛指,自己仅仅是过客而已,不能长留于此;下联写三百亩湖面荷花和秋水。上联實则有胸襟抱负未展之叹,下联只好以荷花秋水略微安慰作者的情怀。此聯的手法吞吐如鱼珠,从广角镜头推回到聚焦镜头,刻畫深入,情景相融,可谓精构佳制。

57.北京恭王府聯

“樓台幻蜃雲,一望何如,遑論秋夕春宵,自有麝燈銷北鬥;人事過駒隙,百年而已,試問王臣帝子,幾時蟻夢醒南柯。”

恭王府原为和珅府邸,和珅被抄家后,几经易主,后来咸丰粚嵺赐予恭亲王,因此定名。由于居于恭王府者,均是大富大贵之人,此聯上联便着力写这种富贵奢侈的生活。楼台层叠如云涛,灯红酒綠,與星斗争辉。下联笔锋一转,所谓俯仰生榮華,咄嗟複雕枯,恭王府的几任主人均经历过大起大落的生活,人生如梦,仿佛白驹过隙一般。此聯的对仗也很讲究,蜃、驹、麝、蚁四字均與动物有关,运用时又能恰到好处,无牵强刻意之弊。

 

58.江西九江廬山美廬聯

“鳳駕偶來儀,便安排數嶺縱橫,推牖如觀當日局;鴻蒙焉可寄,欲管領九州清晏,掃雲曾過自家山。”

蔣介石夫人曾居于廬山美廬,上聯鳳駕便隱隱帶出此典。第二分句的數嶺縱橫應是化自蘇轼寫廬山的橫看成嶺側成峰,貼切而不露痕迹。結局則將前兩分句揉捏至一處,推門看到山勢奔騰,既有波瀾壯闊的大勢,又有不識廬山真面目的詭谲,仿佛當時局勢一般。下聯時而登高遠眺,時而獨守一隅,處在兼濟天下獨善其身的矛盾之中。此聯将典故、情怀融入风景之中,通过清雅的景语淡淡道处,值得玩味。

 

59.揚州鑒樓聯

“大雷已夏,小雷始春,十阆宮比骊山,椽柱盤囷標異代;震澤在南,洪澤于北,二明鏡如蜃海,衣冠興替幻斯樓。”

揚州鑒樓是隋炀帝行宮,宏闊奢華。樓中有大雷宮、小雷宮等十宮,作者起句用誇張的筆法寫出鑒樓規模之大,第二分句則用骊山畔的阿房宮作比較,同樣是大興土木、窮奢極欲,因此順理成章地引出結句。下聯起句是同樣的手法,以鑒樓爲中心,用震澤、洪澤二湖來鋪陳,頗有老杜吳楚東南坼之感。第三分句將湖比作明鏡和蜃海,突出二字:縱然費盡心力,終究身死國滅,此爲字;不恤民生,秦隋之禍不遠矣,此爲字。此聯行文以小见大,想象天马行空,又能寄托深远,真如读一篇《阿房宫赋》是也。

 

60.河北盧龍李廣樓聯

遺迹剩盧龍,灤水平山,想曩時結發從戎,爭傳飛將;殘年射猛虎,短衣匹馬,動異代執鞭欣慕,何必封侯。

历代文人一说到李广总离不开因为“李广难封”而为之扼腕,但此聯却另出新意:一个人能使得后世的人都动了“执鞭欣慕”之念,那是何等的成功,区区封侯又算得了什么?这副联使我们明白,原来写悲剧人物也不一定要写得悲悲切切。

 

61.鎮江多景楼联

“杯酒吊南朝,空余半壁殘山,長向江流作砥柱;梯雲登北固,願借一杯甘露,化爲霖雨灑蒼生。”

清人张绍华題联,鎮江北固山有甘露寺,因为甘露寺而联想到“愿借一杯甘露,化为霖雨洒苍生”,非常自然地引出了关心天下“苍生”之意。

 

62. 緬甸仰光孤嶼園居聯

“芳草密粘天,缥缈楼台开畫本;轻鸥閑傲我,苍茫烟水足菰蒲。”

民国邱菽园題,联语描绘孤屿园的美丽景色,突现清远之畫境,悠閑之心境,流露出怡然自乐的感情。上联联绵词“缥缈”與下联联绵词“苍茫”相对。

63. 成都武侯祠聯

“能攻心則反側自消,從古知兵非好戰;不審勢即寬嚴皆誤,後來治蜀要深思。”

清末民初人赵藩題,作者从诸葛亮的史實出发,强调“攻心”和“审势”的重要性,得出“知兵非好战”的结论,为“后来治蜀”者留下了很好的座右铭。

 

64.上海市豫園一笠亭聯

“遊目騁懷,此地有崇山峻嶺;仰觀俯察,是日也天朗氣清。”

上联的“游目骋怀”與下联的“仰观俯察”并不对仗,又上联“崇山峻岭”與“天朗气清”也不对仗,但上联首句“游目”與“骋怀”自对,第二句“崇山”與“峻岭”自对。下联首句“仰观”與“俯察”自对,第二句“天朗”與“气清”自对。这些自对都是在句子之内完成的,被称为句内自对。

 

65.江蘇省蘇州市留园联

“一部廿四史,演成古今传奇,英雄事业,儿女情怀,都付與红牙檀板;百年三万场,乐此春秋佳日,酒座簪缨,歌筵丝竹,问如何綠野平原。”

此聯中第三四分句构成自对,它们之前也没有领字。

 

66.浙江省杭州市西湖平湖秋月聯

“憑欄看雲影波光,最好是紅蓼花疏,白蘋秋老;把酒對瓊樓玉宇,莫辜負天心月到,水面風來。”

“紅蓼花疏,白蘋秋老”這個自對是通過“最好是”領起的;“天心月到,水面風來”這個自對是通過“莫辜負”領起的。

 

67.南京禹王宮聯

“君山茶,澧浦蘭,武陵桃花,土物似言故鄉好;孝陵樹,秦淮月,莫愁煙雨,風雲常覺此城雄。”

此聯中,“君山茶”、“澧浦兰”、“武陵桃花”是自对,“孝陵树”、“秦淮月”、“莫愁烟雨”是自对,而且上下联也对仗工整。

 

68.遼甯省海城縣茅兒寺延爽亭聯

“佳氣郁東西,山不必深,林不必密;遊人恣來往,休者于樹,歌者于途。”

此聯的后两个分句构成自对,规则重字,上下联重字位置一样。

 

69.湖北漢陽伯牙琴台聯

“志在高山,志在流水;一客荷樵,一客聽琴。”

此聯上下联两个分句构成自对,规则重字,上下联重字位置一样。

 

70.湖南長沙天心阁联

“天地蒼茫,前不見古人,後不見來者;心胸開拓,塊以視衡嶽,杯以視洞庭。”

吴恭亨題此聯,视野开阔,时空交错。作者仿佛跳出地表之外俯视人间,洞察今古。苍茫之中透着豁朗。上下联的后两个分句是自对,上联重“不见”,下联在同一位置重“以视”,非常规则。天心阁又有联:“游不遍七二峰衡岳,流不尽八百里洞庭,无限吟情,如此江山容我醉;待谁反屈大夫离骚,问谁虛贾太傅前席,苍茫古意,满城风雨自西来。”此聯前两个分句是自对,分别都是八言分句,字数相等。

 

71.無錫梅園聯

“昔我來時花未開,今日花時我未來,也算神交,難道是前身緣法;搔首問天天不語,低頭問花花笑汝,別無好句,那許做天地閑人。”

清人胡君复題此聯,前两个分句是自对的形式,有重字,上下联的重字没有规则。

 

72.江西南昌滕王閣聯

“興廢總關情,看落霞孤鹜,秋水長天,幸此地湖山無恙;古今才一瞬,問江上才人,閣中帝子,比當年風景如何?”

劉坤題此聯,“落霞孤鹜,秋水长天”和“江上才人,阁中帝子”都是自对,自对的分句没有重字。

 

73.遼甯遼陽魁星閣聯        

時勢慨風雲,問意態如何,俯檻眼開,應想象一塔淩雲,千山拔地;奎光煥星鬥,賴文章不朽,登樓心賞,莫忘懷瑤峰墨寶,衍水詩篇。

民国袁金铠題,联语雄浑绮丽,情景交融,上联描绘壮丽的景色,畫意浓郁,下联展现绚丽的文彩,诗情淡荡。此聯结尾两个分句采用当句自对修辞手法,上联之“一塔凌云”與 “千山拔地”成对;下联之“瑶峰墨宝”與“衍水诗篇”成对。但,上联之“一塔凌云”與“千山拔地”为主谓宾结构;而下联之“瑶峰墨宝”與“衍水诗篇”为偏正结构,完全相对。所以,这是宽松相对式的联中自对。

74.安徽安慶大觀亭

“倚檻蒼茫千古事;過江多少六朝山。”

此为陶潭題联,大观亭临长江,其史起于东汉,盛于唐宋,往来骚人吟咏不绝;元末更有余阙尽忠殉城之事,为此地添得许多壮色。而上联但以蒼茫千古事一筆鈎抹,個中悲喜渾茫莫辨。下聯轉寫眼前景物,然下六朝二字,顿觉化實为虛,滋味愈长。此聯笔力苍劲,造境雄浑,故有雄兀只絕六合的評也。

“片土寄忠魂,聽檻前萬馬江聲,滾滾驚疑征鼓動;孤城銷戰氣,指窗外二龍山影,蒼蒼飛入酒杯來。”

此聯动感十足,江亦在动,山亦在动,使人读之有热血沸腾之感。作者不愧是造境高手。

 

75. 陝西西安閱江樓聯

“把盞趁春風,第一樓前,有客泛舟遊上苑;憑欄思往事,初三月下,何人縱馬看長安?”

此聯的问句既不反问也不设问,而是安排在最后一问,作者没有想给出答案。至于是何人,诸位大可自己想象。可能是作者自己,也可能是当年的某个状元,又可能是某一位游人,一切皆有可能。

 

76.上海市嘉定秋霞圃延綠軒聯

“苔痕上階綠,草色入簾青,便覺眼前生意滿;挽蔬夜雨畦,煮茗寒泉井,不知門外有塵寰。”

此聯中前两个分句是自对,分别都是五言分句,字数相等。

 

77.江蘇揚州二十四橋聯

“勝地據淮南,看云影当空,與水平分秋一色;扁舟过桥下,闻箫声何处,有人吹到月三更。”

此聯为江湘岚峰青題云,都是寻常字面,一经名手烹调,便若清脆可口。江湘岚颇多才子气,其联多情韵翩翩,此聯可谓代表。上联化自王勃的秋水共長天一色,下聯則用杜牧詩二十四橋明月夜,玉人何處教吹箫。所謂尋常字面,雲也,水也,秋也,舟也,箫也,月也。烹調之技如何?即筆共神行,以一片清氣禦之。下聯特爲靈動潇灑,不著點塵。若要摘瑕的話,上起勝地據淮南毕竟有些板滞了。此聯久为人称道,乃名胜联之典范。视听结合,动静结合,营造出一副江南月夜的美丽图畫。

 

“湖山是埋愁舊地,當白蘋秋老,紅藥春生,小調重翻商女怨;風景猶買醉昔年,又月影浮空,箫聲浸夜,扁舟能放故人來?”

此聯写二十四桥,起句就为全联奠定了基调,此处是“埋愁旧地”。那么后面紧接着跟的景物描写,都是为此基调服务,到结句则用“商女怨”之重翻,来为第一句下很好的注脚。下联也是这个思路。这种手法也叫压顶之法,或者叫单刀直入,就是起句即表明觀點,然後在後面進行論證或者陳述。这种手法在各种題材的对联构思中都可以运用。要注意的问題是,因为起句便是论点,所以要求后面的铺叙或者论证需要紧扣起句,而对结句要求也更高,必须能托得住起句,不然就有虎头蛇尾之感了。

 

78.湖南嶽麓書院聯

“道統爲兩宋正宗,孔孟以來,漸向斯門興大雅;人才達中華絕頂,蔡毛之後,都從此麓仰高峰。”

此聯的上下联起句也都是作者的论点,開門見山。而后面两句都是对论点的阐述和解释。而“斯门”和“此麓”都回扣到題目所写的“岳麓书院”。

 

79. 江蘇省张家港小香山梅花堂联

“春隨香草千年豔人與梅花一樣清。”

徐霞客自題此聯,梅的特性深受中国文化人的宠爱,梅的清高、脱俗、孤赏、冰清,是中国多少代文人雅士的精神寄托。上联的千年豔點出梅花的悠久曆史,暗喻本家族愛梅風尚代代相傳。下聯的一樣清道出了自己志潔行高的情懷和不隨俗流的人格。

 

80.江西九江琵琶亭聯

“亭外待何年,烟水无情,尚與风来听太息;天涯拨此曲,琵琶有泪,是如人去不重逢。”

此聯是写景联,三分句,是“娓娓道来”的方法。其實这种方法是我们行文构思的最常用的方法。也是我们最寻常的“思考路径”。望去亭外,烟水在年年岁岁的变迁中无情来去,从风中仿佛听到了叹息的声音。人在天涯,弹一曲琵琶,诉说着往日的离别。就是这样,一句接一句,一句感情浓过一句,到结尾处则到达最浓处,从而将读者感染。

 

81.杭州西湖俞樓聯

“風雨滿書樓,合泉聲,弦誦聲,南屏鍾聲,孤山玄鶴聲,並作招涼新唱本;帙箋消永日,並梅色,煙花色,蘇小柳色,秋月平湖色,來酬選勝老神仙。”

此聯起句稍稍切入,然后则进行铺排表达,承接着起句,铺叙完成以后,引出结句作者想要表达的“情感”。在層進的過程中,不慌不忙,讓表達順勢而出,水到渠成。

 

82.安徽馬鞍山谪仙樓聯

“薦汾陽再造唐家,並無尺土酬功,只落得采石青山,供當日神仙笑傲;喜妃子能讒學士,不是七言感怨,怎脫去名缰利鎖,讓先生詩酒消遙。”

李白被“賜金還山”是其仕途上的一件倒黴事,到了作者的筆下,卻成了“喜妃子能讒學士”。一個“喜”字出人意料,但是細想卻不無道理。如果李白從此仕途順利,一直當著翰林供奉,寫著《清平調》,那還是詩仙李白嗎?出新而能夠言之成理,甚至是寫出了“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東西,那就是出新的成功。

 

83.福建永安桃源洞聯

“此乃陶元亮記中之境,看靈秀溪山,入洞皆爲尋勝客;我從魯仲連鄉裏而來,對滄桑城郭,問津欲作避秦人。”

此聯上下联也基本是流水之势。上联起句写景,然后描绘景物吸引游人来寻胜。下联紧接着引出“我”,我也是寻胜客之一,但我跟他们不一样,他们单纯游玩,而我面对沧桑城郭,却思绪万千。流水對可以是非常“湍急”的水也可以是比較“悠遠”的水,上下承接不疾不徐,从联意上顺势而为,自然过渡,而意思是一脈相承,这种适用于一些长一点的联作。

 

84.陝西華山聯

“吕仙人负剑西游,削莲花成五百奇峰,玉阙瑶台记歌舞;李学士携壶更醉,沐云气发三千佳咏,鸾车鹤驾與逢迎。”

所謂正對反對,也是指上下聯的聯意,或正或反。正對則上下同心,相得益彰,共同完成對聯意的表達。反對則上下對比,相輔相成,從比較中突出自己想要表達的思想。此聯上联从吕仙人生发,下联从李学士生发,同样都是描述华山的美與奇,只是从不同的角度来表现,共同为主題服务。

 

85.山東濟甯太白樓聯

“風應從天寶吹來,到此樓頭,尚帶鳳歌狂未減;江合自長毫瀉出,響于雲上,每驚神鬼泣猶多。”

此聯也是正对。上联写风,从历史的纵深写;下联写江,从空间的广阔写。平行发力,展现在太白楼上的所见所思所感。

 

86.廣東佛山西樵山鍾樓聯

“朝夕叩而鳴,七二峰巒皆有答;清疏聞則悟,萬千塵夢了無痕。”

上联写钟鸣山有答,下联写尘梦了无痕。一有一无,一實一虛,一正一反。

 

87.浙江嘉興南湖煙雨樓聯

“樓閣乃出世孤存,雲樹風煙,莽莽攜從天外雨;湖山其問誰再造,雄豪枭傑,蒼蒼彙入此中流。”

有我之境,以我观物,故物皆著我之色彩。无我之境,以物观物,故不知何者为我,何者为物。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说:“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可堪孤馆闭春寒,杜鹃声里斜阳暮”,有我之境也。“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寒波淡淡起,白鸟悠悠下”,无我之境也。此聯在描写烟雨楼以及其周边的景物时,完全是以景带情,以景生议,而这些都是作者作为一个“旁观者”的身份来写的。这就是“无我”之构思。

 

88.南京金陵妙相庵聯

“燹前樓閣未成灰,只剩得半折磬,一卷經,五更鍾,六月涼風,三冬積雪;雨後園林無限好,最愛是百本蕉,千條柳,萬竿竹,數聲啼鳥,幾寸遊魚。”
    諸多意象,不加修飾而通過數詞自然安排,于不經意間透出指點意味。5

 

89.浙江西湖九曲橋亭聯

“記故鄉亦有仙潭,看一樣湖光,添得石橋長九曲;至此地宜邀明月,問誰家秋思,吹殘玉笛到三更。”

作者思路回環曲折,借景思鄉,借思鄉而贊景物,神遊萬裏之後卻又歸來靜臥橋邊。

 

90.湖南桃花源聯

“說甚神仙,看千年石洞開時,城郭人民,還是耕田鑿井;閱成今古,聽半夜金雞叫醒,興亡秦漢,都歸流水桃花。”
    作看開語,是一種閱盡滄桑之後的豁達,是一種甘于平凡的淡定。而結句之韻味則依然透露出作者對于詩意生活的追求。

 

91.江蘇鎮江多景楼联

“杯酒吊南朝,空余半壁殘山,長向江流作砥柱;梯雲登北固,願借一杯甘露,化爲霖雨灑蒼生。”
    幹淨、簡練、不蔓不枝。對仗不放開一處,卻絲毫沒有拘束感,其原因就在于作者對于空間延伸的運用,以及其無限的寄托。

 

92.遼甯沈陽故宮聯

“尺木先階,騰翥一門從北顧;昌庭廣辟,江山十萬做南疇。”

沈阳故宫又称盛京皇宫,是满清入关之前的皇宫。为这样的建筑題联,自然要写得端庄肃穆,还可以蕦嵄融入历史背景或作者的思考。此聯从建筑落笔,又有引申之用。上联先写寸土寸木之功,暗喻满清在此发源。下联则写声势壮大,故有“南畴”之想。虽然没有具体描写沈阳故宫的建筑特点,但是通过融入满清历史,将时间與空间凝为一点。

 

93.湖南洞庭湖聯

“八百裏洞庭重入眼;五千年曆史再從頭。”

大约在上世纪六十年代,毛泽东写了这副气象雄浑、境界阔大的洞庭联。联语对工整,词句铿锵,气魄壮伟,胸襟豪放。上联从空间入笔,下联从时间着眼,空间的开阔與时间的悠远凝结着历史的沧桑厚重之感,表现了一代伟人改天换地、继往开来的大无畏精神和豪迈气概。

 

94.杭州風波亭聯

河山大好,魂魄來歸,南宋何悲,西湖何幸;人老白頭,草新綠鬓,風波猶怒,日月猶閑。

风波亭自然是写岳将军事,此題已几乎被古今人写尽,所以想出彩一定要独出机杼。此聯连续下四个四言分句,若接若断,分句间有跳跃、有承接、有对比、有并举,分寸把握十分不易。上联河山大好總領全篇,魂魄來歸自生沈痛之感,此爲南宋之悲,而嶽將軍葬于此地,又是西湖之幸。下聯一形成強烈反差,又將景物注入人情,結句推開一筆,用回環缭繞。

[關閉本页]
主办单位:南京大学附属中学   学校地址:南京市鼓楼街83号  电话:025- 83236404
技術支持:南京高泰科技有限公司 維護單位:南大附中信息中心  郵箱:sheepice77@163.com
蘇ICP備06032382號-1